海岸/野柳探岩    陳世一

北部海岸大地形

走過北濱或濱海公路的人,車行間大概都有公路時常左右迴旋起伏之感,和東部的斷層海岸、南部的珊瑚礁海岸及西部的沙質或泥質海岸(離水海岸)都不相同。這種凹凹凸凸、海灣與岬角相互交叉出現的海岸地形景觀,為過去海岸在水底的沉積因上升而受到海浪及潮汐的侵蝕,使較軟的地方凹陷,較硬處凸出成岬角,而後海岸繼續上升,受侵蝕的地形露出海面,稱為對置海岸,為台灣四類具特色的海岸之一。

而形成這種地形的主因,在於地質由較硬的沙岩與較軟的頁岩交互相間組成。西半部還有大屯火山群的安山岩和熔岩流覆蓋,東半部則有基隆火山群的石英安山岩侵入體,如基隆山原本就是基火山群的地底侵入岩體,後來覆蓋的岩層風化掉後,才露出來。造成北部海岸地形變化多端的原因,還有剛好處於雪山山脈和西部衝上斷層山脈的北邊,地質構造和海岸線相交錯,再加上強烈的東北季風吹襲及其帶來的豐沛雨量影響,才造成形形色色的各式地質、地形奇景。

野柳的地質與小地形

野柳剛好處與大屯及基隆火山群之間,所以沒有安山岩,其地質的構造層由上為砂岩、頁岩質砂岩、鈣質砂岩及

砂岩鈣質砂岩的抗侵蝕力最強,因其含有圓形及不規則石灰質結核,砂岩次之,頁岩質砂岩最弱。構成野柳岩石的岩層,為大寮層中段的厚砂岩層,岩層的發展方向與海岸線垂直相交。

從野柳風景區入口前行不久,即可看到眼前的單面山及前側的海蝕平台。

單面山為兩側不對稱的山嶺,起因於新生代第三紀的地層因第四紀的衝上斷層作用後,再受到差異侵蝕而形成。遠望像一斜邊貼地、長短邊比例懸殊的直角三角三角形,感覺上是有點像山、又不會太像山的山。

海蝕平台為曾經被海浪不斷衝擊侵蝕,後因地盤上升而脫離海水侵蝕的岩岸地形,野柳的海蝕平台上蕈岩、蜂窩岩、薑石、燭台石、海蝕洞、風化紋及各種奇形怪狀的岩石等。

以蕈岩而論,因其頂端顏色較深的鈣質砂岩,因抗侵蝕力較強而留存較多,下面的砂岩,因抗侵蝕力較強而留存較多,下面的砂岩則受到侵蝕較快而較小,在海浪常年衝擊磨擦下,形成了蕈狀或菇狀的岩柱。當然,砂岩層的縱、橫兩組節理發達,而岩面又略有傾斜,有利於海浪順著節理來回磨蝕,是形成圓柱的先決條件,經過差異侵蝕,再加上後來海岸隆起,使我們今天才能看到原本整片岩層受海浪磨蝕後,遺留下來的僅存碩果。差異侵蝕有兩個含意,一為砂岩較鈣石岩抗侵蝕性稍差,故磨蝕較快,一為海浪的高度使下面的砂岩磨蝕較快。

薑石為鈣質砂岩構成,其高度比蕈岩還低,有可能為蕈岩柱石裂後頂端崩解下來,也有可能因地形的坡度和海浪當時在該位置的磨蝕方式造成的;燭台石下粗上細,有如一根蠟燭,頂端中央還常有形似燭焰的鈣質砂岩結核,和蕈岩的形狀上下相反,大約是所處位置和當時海浪侵蝕路徑的影響造成的。蜂窩岩則是蕈岩頂部或純鈣質砂岩上佈滿了如蜂窩般的小洞穴,生成原因有兩種說法,一為曾遭受穿孔貝的刺穿,之後,經波浪經年不斷地拍打,海水留在岩石孔隙中,因陽光或溫差變化熱脹 冷縮而形成多個小孔洞;一為岩面變化造成的爆裂,海水漩流的磨蝕及水壓迫孔穴中空氣造成的爆破效果。長時期下,就在鈣質砂岩面上留下大小不同的孔洞,最小的稱蛀洞,稍大的即蜂窩,大的叫風化窗。

在海蝕平台及海蝕崖時而可見海蝕洞或海蝕門,海蝕洞指昔日海準較高時,波浪、潮汐及海流在岩壁蝕出的洞穴,而海蝕門則指侵蝕貫穿過岩壁而成兩邊透空孔狀,北部海岸有名的海蝕門為龍洞門及石門,野柳這裡的海蝕洞、門則較小。學者們能從海蝕洞、門的測量統計中,推估以前海平面基準的位置,因為,海平面的波浪侵蝕作用最強,蝕出的水平寬度也最寬,因此,從各個海蝕洞、門的水平最寬處可推知過去的海平面位置。

在海蝕平台上時而可見美麗複雜迴旋的風化紋,在明顯的岩面節裡線上,也會有細砂堆積形成層次分明的紋路,為單調土黃色的平台岩面增添幾許細膩色彩。不過,更精采的是生痕化石的遺跡。在有些岩面,我們可以清晰看到許多海底生物或追逐、或覓食、或逃跑、或排遺的身形,其中星盾海膽及圓碟海膽的化石頗為明顯,見證了此處原本在海底受到沉積,而後上升受到侵蝕,之後在隆起成為今天的平台狀。

風化紋在黃、褐色的孤寂間加添了許多喧嘩的迴聲,而生痕遺跡則清楚地向我宣示,死寂的岩石曾經展露過的生命氣息。

平台邊緣和海浪行進方向垂直的較大節理線,有的已被侵蝕為海蝕溝了,海浪帶起的貝類殼不停磨擦溝壁,形成藍黑色的詭異色調,分布在曲折的海蝕溝兩側,海浪很大時,在溝隙孔洞造成的聲響震盪,非常高亢宏亮。

單面山上,多為栽培植物,木麻黃遍布,月桃、林投等散生其間。

走到單面山的左側時,往海面上望去,可見一列由大而小排列、經海浪切割整齊的豆腐岩,因原大岩石上的縱橫節理分明,經波濤經年累月的沖蝕才變成這副模樣。

奇岩的聯想

野柳成為台灣的觀光勝地,由來已久,以其在一長約三公里,最寬不超過二百公尺的海岸區域,竟然濃縮了如許多海蝕地形的奇特景觀,有些奇景還舉世難覓,足以顯示其資源的珍貴性。

然而,以地形地質發育或生態演化的觀點視之,這種奇異的景觀只是存在於時間流裡的一小片斷,之前沒有,之後也可能消失。因此,在漫漫的地球歷史進程中,我們有幸和環境中的許多驚奇邂逅純屬緣份,也提醒了我們珍惜的心情。

大部份第一次到野柳的人,多半懷著探奇的心理,欲見證大自然留在台灣海岸一隅的奇珍,而女王頭則是這些奇珍中的標籤,來野柳沒來晉見一下女王頭,彷彿就是寶山而空手歸。

至於我們最方便辨識的蕈、薑、蠟燭、蜂窩、鞋子或豆腐等形貌,在這裡剛好可以套在那原本不應該像這些東西的岩石層上,於是,就形成了我們的驚嘆。

什麼是我對野柳的感覺呢?在晚春一個非假日的午時,站在蕈岩的旁邊,竟也有和它們一起承受百年孤獨的心情。過往海風帶起的波濤毫不留情地往它們身上沖過來。又刷過去,風尚帶領的潮流也在我的周身沖過來、又刷過去,生命在破碎的細語裡碰撞而消散,兩個日本人在一旁高談。

在閱讀完海與石的知性對話後,一群海蟑螂從旁流竄而過,生命的聲音從心際浮起,一群遊客不畏正午的艷陽,蜂擁而至,一旁的攤販忙著吆喝。

在即將離去的最後一瞥,突然興起了一則故事:在很久以前,一群天上的仙女下凡到野柳來野宴慶生,有的人切豆腐,有的人洗香菇,海風很大,有人拿老薑準備熬薑湯,也有人在一旁插蠟燭等慶生。不料,住在海那一邊的巨人看了十分嫉妒,拉起巨弓,一箭射過來,把仙女們都嚇得逃回天上,一個仙女不小心還留下一祇鞋子。可是,弓箭的力量不足,使箭頭還沒抵達就已掉落,箭頭的遺跡就是我們今天所見的單面山,事隔多年以後,不斷有來自各地的遊客們來此追憶這些當年仙女遺留的證物,無限驚奇,卻也不勝唏噓。

感性的故事幫我把野柳小地形的種種特徵串了起來,使我對野柳的印象,在感知之餘,還能有神話夢境般的餘韻。

註:參考自然趣談(中央日刊社印)中,石再添教授的「海岸奇景」一文及師大地球科學系編寫的「台北市近郊十條地質實習考察路線沿線地質簡介」。

回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