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一條魚

歐銀川

  六月,旅行到澎湖,遇見一條魚。

  是一條魚,一條陶土魚,靜靜躺在一個紙盒子裡。淡紫色的鰭、粉藍色的魚身、魚尾,看起來很漂亮,卻叫不出名字。我繞著它走了一圈。從不同的角度和光影裡看魚。

  魚身彷彿有著水滴,水滴裡有著海洋的味道。魚的眼珠處有一根紅線串起,線頭綁著一粒木珠。我站在魚的面前許久。看著魚的的眼睛以及魚鰓。那魚鰓有著兩條細線,看起來好像透著光的窗口。魚尾有擺動的感覺,如同一艘船。

  我站在魚的面前許久。朋友阿乾說:「它是從一個特別的海域游過來的喲!仔細看,你會發現裡面有一些祕密!」是的,我感覺到這條魚與眾不同。

  我拿起陶魚掛在脖子上。紅線繞過我的頸項,魚身落在胸前。魚頭朝著我,魚尾向著地面。那魚好像向我的眼神泅泳而來。裝魚的盒子裡有著一行字:「手塑陶魚,以手工捏塑釉燒而成,雋雅光豔,永不褪色。」陶土魚繼續看著我。翻轉魚身,背後有兩個字寫在上頭:「海洋」。

  阿乾的朋友阿姚說:「就剩這一隻了。下個星期才會補貨。」於是,我用新台幣一百五十元買了那條魚。

  「這魚那來的?有人寄賣嗎?」我問。

  阿乾說:「噢!他們來自監獄,是那間海邊監獄裡的受刑人們做的。他們新近在監獄裡學會捏陶土。」

  我看著胸前的魚,感覺他們輕輕的游動著。

  第二天上午,我穿上藍色碎花洋裝,配上這條陶土項鍊,應邀到海邊監獄講課,介紹讀書心得。那天,一百多位來聽課的受刑人學生們張大眼睛,看著我說話。

  那表情很溫暖、友善,使我充滿信心,盡情的訴說著我的讀書經驗。我也展現了無意中發現的陶土項鍊。

  十一天之後,我接到三封來自那海邊監獄的信。

  一位名叫阿傑的受刑人寫著:「我想,你戴了我做的陶土魚項鍊!就是那條淡紫色的魚。我在做魚的時候,就猜想誰會買到這條魚呢?這是我最喜歡的魚,我常想著,有一天,我要再像這魚一樣,回到海洋,自由自在的游泳。」

  第二封署名阿達。「真高興你買了我做的魚,我想,這是一條永遠回不到海洋的魚。我服的是無期徒刑。在這靠海的監獄,我聞得到海風。有時候,好像又回到海洋,像一條魚一樣的游泳。那天,我在做陶魚的工廠,照陶藝老師教我們的樣子,做了這條淡紫色的魚。雖然大家做的都是差不多的模樣,可是,我的不一樣,我的這條魚的鰓像一扇窗,那是我在監獄裡對海洋的想望!

  第三封則是小周的來信。「看到自己做的魚項鍊被購買,心裡好歡喜。這是我做的第三十七條陶魚項鍊,是我生日那天的作品。沒有人知道那天是我生日,只有我自己對自己唱生日快樂歌。我對這條魚項鍊許願,期望時光過得快一些,讓十年如一瞬,讓我像魚一樣,再回到海裡。回到我的家,讓一切重新開始。」

  我仔細觀察著我的項鍊,揣想著這第三封來信裡,可能有一人是這項鍊的作者。

  魚項鍊在我頸邊游動,六月的陽光走過窗口。我在城市的高樓裡,再度想起在海邊監獄正在做陶魚的受刑人。我想,做為一條魚也是我的想望,我想離開城市的牢籠,回到我自己的內心海洋。

﹙原載於自立晚報副刊﹚


  在基金會正預備在澎湖開廣播帶狀節目的前夕,在晚報上看見典婉的消息,她和歐銀釧小姐及另外兩位作家,將在澎湖監獄教寫作班。透過文學,希望嘗試在生命的牢籠外,教監獄受刑人在自己的內心海洋遨翔。我們深深為典婉的生命力折服,也預祝他們成功。

WB01511_.gif (114 bytes) 回目錄


海洋台灣文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Copyright © 1997 by Foundation of Ocean 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