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兒魚兒紙上游

談談素描精細插畫家 鄭義郎

張雯玲

鄭義郎 先生

  認識鄭義郎,是因為要做電台採訪。那是一個微雨的午後,我們約在人潮洶湧的希爾頓,同事告訴我阿郎長得帥帥的,那是我們第一次會面。

  採訪了兩次之後,聽友的電話不停地湧進辦公室,原因無他,全是為了鄭義郎畫的魚。海裡的魚,乍然游到了紙上,家長、小朋友對牠們充滿好奇,到底栩栩如生的“紙上魚”,是什麼樣的風采?

  國內專門畫鳥的畫家很多,但是專注在魚畫作上的人數並不多。魚活在海洋裡,並不活在陸地上,要掌握魚的動感和生命的精髓,不是一件簡單的事。為了貼切表達出每一種魚的特色,阿郎常到各地漁港旅行,也常常到市場去買魚;鄭太太為了幫丈夫畫魚,必須在家中幫魚擺姿勢,夫妻倆為了“畫魚”這件事,經常廢寢忘食。

  海中的魚只要被抓上岸,魚身顏色和姿態完全改變。除了參考國內外的海底攝影畫冊之外,阿郎有著相當敏銳的想像力,附予海中生物新的生命。除了藝術用色造型的層面之外,對於生物本身的喜愛是最大的動力。我去他家喝茶,看見他家中的擺飾,可以看出海洋的悸動,阿郎在這個宇宙當中,選擇魚來當他的模特兒,實在和他太愛海有很大的關聯。

  為了創作,鄭義郎克服了為人夫、為人父的困難,利用夜間到台灣藝術學院進修。身為一位專業插畫家,平日並沒有任何固定收入,雜誌微量的特約稿,數量實在有限,生活上憑恃的純粹是理想的堅持,和對未來的希望。鄭太太是一位優秀的紙雕家,平常相夫教子,對於阿郎,我看得出她是全力的支持;而阿郎私底下,對於妻子的感恩,溢於言表。

  在其他的國家,精細插畫這一行,備受重視。在日本,日本人為了讓孩子了解自然生態,常常高薪聘請插畫家,精細描繪植物或動物,以求親臨其境、原物重現。為了讓畫家可以安心繪畫,不必擔心生活,甚至提供最好的環境給畫家,那是一種對教育的重視,以及對人才的保護。相形之下,對於台灣很多優秀的精細插畫家淪落去開計程車,我內心的遺憾不知如何形容,那些美麗的魚兒和燦爛的鳥,如何展現在我們台灣小孩的眼前?

  收到阿郎的魚月曆的孩子們,很禮貌的打電話來道謝,也有細心的小孩仔細的和我討論起每一種魚的類別和習性,「魚兒魚兒紙上游」,對於認識大自然,這是一個起步。

  這次基金會“再現八斗漁香”活動的識別系統、海報及布條,甚至新書《風雨海上人》的封面,全是鄭義郎的大作。幾次工作上的合作,和阿郎變成好朋友,對於阿郎的熱心,基金會的同仁感同身受。這一期會訊上,特別刊出他酷酷的相片,除了向阿郎道謝之外,也期待和他再次合作。

WB01511_.gif (114 bytes) 回目錄


海洋台灣文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Copyright © 1997 by Foundation of Ocean 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