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專文》

旅遊革命

文•圖/陳世一

另一種形態的社會運動

陳世一 先生

  旅遊是一種輕鬆、愉快而又各取所需的活動。因此,要賦予旅遊活動任何額外的承載意義,就不免令人覺得有些可笑與唐突了。然而,就是因為旅遊活動的輕鬆、愉快和各取所需的特質,才使得旅遊活動有不斷被「加料」的空間及需求。為什麼我們需要在旅遊活動中摻入一些東西,以擴張它可以承載的功能呢?就我們所身處的環境位置,基於某種大的平衡尚未達成之前,如此的行動策略,有助於未來某種更自然的平衡的發展和完成。

旅遊意義特殊化的背景

人類自然的平衡

  從地球整體生命生存平衡的觀點來看,目前許多生物種屬的繁衍都面臨岌岌可危的局面。有些立即的危機源於人類漫無邊際地濫墾濫伐,導致眾多生物棲地受破壞,尤以昆蟲及野生動物等為甚;有些源於人類的貪婪及某種文化習慣的依賴造成的掠奪,使如犀牛等生物正在快速自地球消失當中。

  甚至,連自作孽的人類,也開始嚐到了許多因為自然破壞、生態平衡及人口集中都市生活等,所造成的種種人類賴以生存的基本資源汙染及破壞的危機。諸如臭氧層的破洞、酸雨、空氣品質惡化、水源區的侵墾、水土的破壞、森林的濫伐、能源及各式資源的無限制開採、大量垃圾的囤積及人類因擁擠的生活造成的種種困境等,這些現象正以看不見的速度慢慢腐蝕我們賴以維生的地球環境及其生態平衡。

  表面上看起來,我們正過著人類有史以來最富足的日子。實際上,我們所造成的生存環境破壞和資源過度消耗,也正一步步侵蝕我們及未來子孫賴以生存的根源。所以,從某個角度看,我們也正和其他物種一般,邁向了滅絕的路途。所不同的是,對於大部份對人類沒有直接或明顯的牠們及對人類太有用的牠們,都因為人類而迅速滅絕,而人類卻做了一個很偉大的繭之後,才有很少的人發現,竟然也把自己包住而不得脫身了。

  因此,在人類與自然間的平衡關係還沒達成之前,每一個人都有義務及權利去知道我們今天在地球中的角色、定位及促進這種平衡的各種可能行動。

台灣人民的共識根源

  台灣,這塊小小的土地上,因為歷史的因緣際會,而承載了許多不同族群的共生。而在隨著時間推移的過程中,早來和晚來的族群都挾著其傳統的背景,而各自發展出和這塊土地的不同相處方式。

旅遊革命
台灣,這塊小小的土地上,因為歷史的因緣際會,而承載了許多不同族群的共生。

  從最早來的原住民,之後以閩、粵為主流的移民,到晚近中國內戰之後移居到這塊的中國各省住民,都因抵台時間的早晚、本身揹負的文化價值及因應當時土地開發的狀況,而發展出這塊土地相處的特定價值。

  諸如,原住民在失去可以奔馳的廣袤山林和狩獵維生的生活方式之後,面對著外來思想與生活方式的衝擊,與土地的關係面臨了巨大的轉型困境;閩粵移民挾著早期侵墾拓荒的精神與私利的動機,正對台灣這塊人間樂土作不自覺且史無前例的消耗濫用;而那些晚近的移民 ( 除一部分決心成為新台灣人外 ) ,則曾經信誓旦旦地要反攻大陸,而把台灣看成是他們復興的基地,只是不得已暫時棲身的地方罷了。

  儘管,現在居住在台灣的大部份都以把台灣當成自己要長居久留的家了,可是許多在歷史階段的進程中,從教育、社會及文化體系等被壓抑、控制或泯滅的關於對台灣本土認識的許多內涵,在台灣各個族群的認知與價值判斷間,出現了極大的斷層落差。

  因而,我們在許多政治、經濟、社會及文化等較高層次的議題裡,常聽到一些背道而馳、彼此很難找到交集的意見;而且,各自宣稱擁有廣大民意的支持。由這件事,我們就可以看出台灣底層民眾的聲音是如何眾聲喧嘩了。在長期的言論控制解禁後,新的對話空間並沒有有效形成,反而各說各話的局面依然存在。尤其在關係到這塊土地未來走向與利用方式的問題,簡直是一場意識型態和私利與公益間的衝突爭鬥。然而,我們反觀其論爭焦點的基礎,要把結論歸諸這個階段的民意,其實是相當危險的。當然,交給少數政治人物、民間領袖或專家學者可能更加危險。

  在這種情形之下,如何建立大眾的共識就變成迫切的議題。大眾共識的凝聚在於長期對話空間傳統的建立,而對話只是手段。共識及對話的基礎還是要建立對這塊土地更進一步的了解,發展出來的對話結果和共識基礎才能真正切合於我們這塊土地上所有人及未來的生活。

旅遊革命

  有時我會想,是否有一種社會運動的方式是比較溫和的,帶有一種遊戲的性質,輕鬆、愉快而又不那麼劍拔弩張,卻在不知不覺中會有它的效果?

旅遊革命
如果能在每一次的旅遊中,多少塞一點東西給遊客,如微觀角度的台灣動物、植物、昆蟲、地形地景組成……等,不僅對旅遊活動的真正品質能有所提升;更可以在無形中,讓許多的人知道台灣這塊土地上點點滴滴的過去和現在的狀況。

  於是,我想到了旅遊。尤其,看到台灣旅遊人口大量增加,一批又一批的人不斷在假日趕往全台的各個旅遊據點,除了帶回大批當地土產和合影的照片外,並沒有對台灣這塊土地有更多的認識和感動之餘,難免會覺得有點可惜。許多和這塊土地產生關聯、發生意義的機會,都平白被我們習以為常的旅遊慣性給錯過了。

  如果能在每一次的旅遊中,多少塞一點東西給遊客,不論是微觀角度的台灣動物、植物、昆蟲、地形地景組成、地質、鳥類、雲、溪河、古蹟、建築……,還是巨觀的山林之美、植物的群落、特有動物的分佈、森林的類型、鳥類的活動方式、地形的變化、大氣的生成、地方文化的意涵、建築風格的流變等等。如果都可以摻入大部份的旅遊活動中,不僅對旅遊活動的真正品質能有所提升;更可以在無形中,讓許多的人知道台灣這塊土地上點點滴滴的過去和現在的狀況,而台灣的未來不都是掌握在他們的手中嗎?

  知性旅遊在台灣算是一種新興的活動,有關台灣本島各地自然及人文知識和美感的相關師資與解說人員,這方面的資源都相當有限。因此,知性旅遊的普及化有其困難的地方。

  我常想,台灣的旅遊觀光發展,在政府的政策方面,不管是六年國建或台灣〔省〕交通處旅遊事業管理局的旅遊觀光建設計畫,都是朝向將台灣各地方的特色組織起來,規劃成各種類型的觀光點,以區域性的交通建設網將其串連起來,成為區域性的觀光系統。

  而觀光業者方面,除了配合政府政策不斷開發新的觀光點之外,加強既有觀光點的交通及遊樂設施,和提高食、宿的水準,大約是他們想做的一切了。有些業者嘗試從國外引進新型態的遊樂設施或自創新點子以招徠遊客,希望能引起更多國人的注目。大體上,這些都是比較容易進行的。困難之處在於軟體的佈局及知性導遊人才的培養。

  目前的台灣觀光點,除了國家公園和東北角等少數單位有在做出版及解說外,大部份的觀光點都相當缺乏這方面的資訊服務。甚至很多地方的解說員訓練都過於簡略,以致解說員本身功力有限而無法發揮充分將該地特質介紹出去的效果。許多地方的解說員甚至只是駐站,而沒有主動出擊的服務方式。

社會化的策略

  台灣目前正處於政治與經濟這兩股力量的漩渦當中,許多有關對本土的認知、環境的保護及生態的保育等普及化過程中,有淪為泛政治、泛經濟化暗流吞噬的危險。我們放眼可見許多對地方認識了解的目的只是為某種預設的政治價值,說環保、談生態保育只是為了排除經濟獲利的阻力。這種把對本土的認知、環保及生態保育的工作視為完全為某種特定價值服務的工具,將使我們喪失真正了解台灣、客觀理解我們相處這塊土地所面臨環境危機的眼光。因為我們並沒有敞開心胸接納它,也沒有全面、整體地了解它,更沒有安靜聆聽它的嘆息,只是從某一個狹縫偷窺它,千方百計想利用它,偶而在外國的壓力、警告下作出虛假的反應而已。

  在認識本土文化、環境及生態保育口號喊得鎮天價響之際,我們似乎很少看到把這些理念社會化,融入我們的生活中,使之成為我們生活一部份的方法。究竟原因,資本主義的生產及生活方式使我們疏離土地、遠離自然,應為主因。教育體系內的教材教法缺乏這些內容,社會及文化活動中使用的素材也多偏離本土及自然,使我們在生活中很難去接觸到、體會到這方面訊息和我們切身的關係。有時,大眾傳播媒介的口號是宣傳或僵化的標語式傳輸,又使我們不耐於理解那種政令宣傳式的內涵。所以,表面上大家好像都認識本土、環保生態很重要,但真正體會其中重要性者,其實不多。

  因此,旅遊可以是一個契機,在這個旅遊活動已經變成人們生活重心的時候,在輕鬆愉快的心情之下,能不知不覺得到一些對台灣本土文化的訊息及整體自然環境的概念,豈不是一種將本土文化及環保生態社會化很好的方式嗎?

旅遊革命
藉著知性旅遊的競爭力,重建旅遊更深層的內涵;在一次又一次的旅遊經驗裡,將台灣土地多元的價值放出來,並使我們能更貼近這塊我們要永遠相守的土地。

  為進行這項目的,將知性旅遊的活動商業化,全面納入台灣本土旅遊活動的環境裡,成為旅遊活動中不可或缺的一環,相信對旅遊業者、遊客及台灣未來的發展,都會有好的幫助。

  以往的觀光據點開發及旅遊活動的進行,注重的都是交通是否方便、食宿是否周全、風景是否多樣、遊樂設施是否齊全等。比較少人去注意觀光點的自然及人文特質、軟體設施及旅遊活動中解說人員可以發揮的空間。因此,在一次又一次的旅遊過程中,我們只是在做機械式地紓解身心的重複動作而已,並不能在一次又一次的活動中與該地發生關聯、產生意義;長久下來,也使我們對土地與環境價值的認識停留在工具性的階段。

  藉著知性旅遊的競爭力,不但可以適度轉移旅客的焦點,重建旅遊更深層的內涵;在不斷的比較、學習及了解的過程中,我們將會逐步調節旅遊的慣性。在一次又一次的旅遊經驗裡,將台灣土地多元的價值放出來,並使我們能更貼近這塊我們要永遠相守的土地。

  在未來,旅遊或能成為我們重新「發現」台灣的一股革命性的動力。

WB01511_.gif (114 bytes) 回目錄


海洋台灣文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Copyright © 1997 by Foundation of Ocean 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