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現八斗漁香”後記

張雯玲

學員們
  “再現八斗漁香”這個活動,構思了兩年之久,今年夏天終於付諸實現,同仁們除欣喜之外,對於土地也有了更沉潛的感受。

  在以前的教育過程中,由於缺乏本土教材,我們對於台灣島上的一切一無所知;在利益取向的社會裡,過份強調工具性的知識,讓台灣人失去地理人文上的認知。是非不明 ── 常來自「無知」,這也是造成台灣環境破壞、社會不安的原因之一。

  國家政策不當,固然是最大的殺手,不在權力舞台上的我們,常常在思索如何略盡薄力。在上下求索的過程中,於是有了種種的方案,“再現八斗漁香”只是其中之一。

  這次的系列活動,包括老漁夫杜披雲先生《風雨海上人》新書發表會、八斗子漁村生活體驗營、八斗漁鄉靜態展覽三個部份。

廖鴻基
《討海人》者廖鴻基先生特地從花蓮趕來,為《風雨海上人》發表書評。

  杜披雲先生是道地的八斗子漁夫,一生以海維生,只有小學畢業的他寫下了三十五萬字的《風雨海上人》一書。他在書的首頁寫著:「我不是作家,因為我深愛這片土地,所以我要為後代子孫留個根。」從海女在海邊採石花菜拉開了小說的序幕,慢慢把焦點投射到了八斗子,全書三十多個精彩單元,環環相扣。

李敏勇、李筱峰
詩人李敏勇和李筱峰教授分別從創作與歷史兩個角度看《風雨海上人》。

  台灣是一個海島,但是太欠缺海洋文學,黃春明先生寫的《看海的日子》,意象非常動人,是文學系學生必讀的教材,他寫的是一位海邊女子的生命和毅力,並不是與海搏鬥的故事,最近欣見廖鴻基先生寫的《討海人》、梁琴霞小姐的《航海日記》,海洋給予人類的無名生命動力,在書上開始有了很深刻的感動,而這本《風雨海上人》是作者用一生與海洋融合的文字再現,我們也再度看見了海洋無涯無邊的魅力。

  除了海上生活之外,還有許多漁村人物的描述,透過小說,那些草掩煙滅的故事再度復活了。書中插頁上的插畫和老相片,是基金會的總幹事薛麗妮小姐挨家挨戶蒐集來的。美國史學家貝克曾說:「每一個人都是史學家」在每一個人的身上,我們都可以看見一部歷史的縮影。由於這本書是用台語文夾帶漢文書寫,每一個文字的推敲,甚至排版,都特別費心。台灣詩人李敏勇先生認為「素人作家」比素人畫家、素人雕刻家、詩人更難得,因為要架構那麼龐大的故事情節,一定要有非常人的毅力,豐富的素人作品不僅可以代表台灣民間的文學素養,也會是刺激專業作家創作的壓力。在維也納的鄉間,有台灣去的旅者,親眼看見兩個農夫站在田園裡,為了貝多芬的交響曲爭論。藝術與文學,在高度的文明社會當中,應該與生活具有高度的結合。

海邊潮間帶
當一個人對自己土地上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沒有了解時,口頭上的“愛台灣”就變成了口號。

  “八斗子漁村生活體驗營”是為地方尋根的另一種方式。在基隆市被稱為文化沙漠的同時,基金會的夥伴為基隆寫下另外深度的一頁,也讓大眾跳脫基隆只有廟口文化的刻版印象。基金會的總幹事薛麗妮小姐自小學到大學,從沒有離開過八斗子,這也是知識份子耕耘家鄉的一個案例,家鄉中的每一個海浪、每一枝小草,對薛麗妮而言,都是那麼熟悉,她深切知道自己的故鄉在八斗子,而不在教科書上說的遙遠中國,虛幻的長江、黃河,怎麼比得上八斗子充滿童年回憶的海邊?而當一個人對自己土地上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沒有了解時,口頭上的「愛台灣」就變成了口號,口號可以得到一時的暢快,卻無法變成落實的真正行動力量。

海邊賞鳥
海邊賞鳥,感受如何?

  風景中的生命律動和自然的奧祕,我們需要專家的解讀,來了解生物、植物的故事,甚至土地的結構。解讀之後,當我們再次看見凌亂、裸露的岩層和植被時,我們才有可能感到真正的心痛,那種心靈的悸動,才有可能脫離只在談口號、講理想的浮面層次。前一段時間才用安樂死的方式,送走了兩隻長癌的綠蠵龜,馬上又發現大批的綠蠵龜湧向淡海,綠蠵龜按照牠們多年的習性,繼續湧向牠們的老窩,海岸生態的破壞,綠蠵龜並不知道牠們的老窩,已經變成致命的場所。大地有大地的倫理,當人類不再只是以「利用」的心態來對待這個地球時,生物鏈才有可能再度恢復和串連。

講述海邊植物
李正仁先生為學員們講述植物的故事。

  “八斗子漁村生活體驗營”的課程,主要是以八斗子的歷史人文、地質、海岸生態、海中生物、海濱植物、漁業狀態……為主要訴求,每一堂課都請了最好的學者專家來為學員講課。除了室內講解之外,還在室外做實地勘察,並且透過民宿的方式,讓學員在三天兩夜的時光當中,和漁民有實地接觸,聽他們講故事,了解他們的生活。

  為大家講解海中生物的劉振鄉博士,一輩子在做海中生物研究,近年由於學佛的原因,更積極推動保育工作。在基隆水產試驗所工作的數十年時光當中,他常常要出國去蒐集各地的水產資訊,再回來台灣做比對研究,對於國外和國內的保育觀念上的差異,劉博士深有所感。面對台灣海中生態的破壞情況,他一再呼籲民眾要保護現有的資源,不要再加以破壞,為了讓民眾更了解每一種魚類的習性,他甚至設計一整套的魚類飾品、T恤,讓大家可以在生活當中,有機會得到魚類的知識,以達到保育的最終效果。

講解漁船進出
由漁民親自講解漁船進出的情景。

  海邊地質由洪奕星教授、陳邦禮先生負責解說。地層的結構影響地理環境甚大,台灣人需要鑑往知今,了解台灣島嶼的形成和它未來的走向。此外市政府農林課長李正仁先生為我們解說海濱植物、海鳥,基隆野鳥協會兩位老師,特別帶來望遠鏡帶大家賞鳥,由清晰的望遠鏡當中,我們看見鳳頭燕鷗、紅嘴黑鵯、白頭翁……等美麗的身影,在學員們發出讚嘆呼聲的同時,對於這美麗的福爾摩沙,大家有了另一個層面的新感動。當地漁民楊木水、杜柏齡先生實地帶學員觀看漁船出入港,看漁寮……,微雨的午後,漁業的歷史在兩位先生的口中詳盡的表達無遺。

劉振鄉博士的呼籲
劉振鄉博士一再呼籲民眾要保護現有的資源,不要再加以破壞。

  台灣的漁業今不如昔,和 1977 年台灣開放[魚勿]仔魚雙拖網有關,這種雙拖網是日本發明的,網目非常細小,除了[魚勿]仔魚之外,很多魚類的魚卵也跟著上網。日本在自己的海洋試捕一年之後,驚覺其對海洋資源的破壞威力,隨即全面禁止使用[魚勿]仔魚雙拖網捕魚;但顧及產銷利益,竟把雙拖網銷售到台灣,進而再向台灣收購台灣水域的[魚勿]仔魚,這實在是造成台灣的漁業一洩千里的原因之一。參觀漁寮,實地了解漁業加工,觀看漁船進出港,也讓學員思考:大肆興建漁港,到底是建設?還是破壞?漁民們今天的蕭條景況,到底該如何補救?

  至於“再現八斗漁鄉靜態展”,在八斗里里民大會堂展出,由當地居民提供作品參展,其中有許多八斗子六、七十年前的老相片,之中有一張由杜旺盛先生提供的第三公學第五屆畢業生合照,距今已經六十四年,看者無不會心一笑。七十來歲的討海人顏慶宗先生,從十幾年前在海邊撿石頭,被笑為「瘋人癡狂」開始,到現在有一群人跟著他變成石頭迷,其中的心情轉折,至今他還津津樂道。除了撿石頭,他還撿木頭,栽種盆景。木雕作品當中,有許多動物形態,完全天然成形,不必加以裝飾,被稱為「天雕」。

  只有國小程度的杜朝賀先生因為要戒酒,勤練書法,他的自創書法也在參展之列。林福蔭先生國小畢業,卻天天記出海日誌,對於討海生活有深刻的體會,寫出的文章像「博士論文」。此外,還有居民做的模型船、蒐集的貝殼、杜滄龍先生、郭娟秋小姐的畫作以及當地文字工作者的作品等。

  八斗子人為這次的活動合力演出,表現出合作無間的愛鄉情懷。為學員煮食的義工媽媽們忙進忙出,安排民宿的居民幫忙照顧學員,八斗子人傾盡全力盡地主之誼。雖然八斗子只是位於台灣東北角上的一個小漁村,卻是八斗子人最愛的原鄉,希望“再現八斗漁香”系列活動,可以變成一個示範,帶動台灣各縣市居民,一起尋找自己地方的特色,也為台灣掉了頁的歷史補白。

再現八斗漁鄉靜態展
“再現八斗漁鄉靜態展”,在八斗里里民大會堂展出。

 

WB01511_.gif (114 bytes) 回目錄


海洋台灣文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Copyright © 1997 by Foundation of Ocean 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