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新領袖在哪裡﹖
為「福爾摩沙號」出航請願

郭承豐

台灣一九九九

吳豐山所著(台灣一九九九)這本政治預言小說在最後的結語寫著:(大意如此)「台灣一九九九,淡水河清,在淡水河港邊,百艘的帆船揚帆待發,船上站立著一個英姿勃發的台灣青年,他們將駕駛著一艘艘的帆船環遊到全世界各地,去宣揚台灣的新理念以及他們奮勇的海洋精神,讓世人對台灣刮目相看。

在歡聲雷動及驪歌聲中,一位新的台灣領袖揮手向他們致意,並期勉這批台灣新青年能夠達成使命。」

文章意思大概如此,讓我深深感動,而且多年來一直留在我的腦海中。我深深地期待這幅美夢的景象能夠有成真的一天。

奔向海洋二年

為了迎接一九九八國際海洋年,海洋台灣基金會和本刊去年在基隆港邊舉辦過了一場迎接國際海洋年晚會,基隆的新舊任市長都有參與,場面也辦得風風光光。劉寧生所帶領的那艘三桅帆船靠在船邊,供市民登船參觀,並正式宣布一九九八年底,將帶領著國人的新希望、「奔向海洋」、環遊世界二年,完成環航的壯舉。

新領袖在哪裡﹖

一九九八年底,比吳豐山寫的一九九九提早了一年,帆船只有一艘,新的領袖尚未誕生,淡水河也未清,但勉強可以啟程。不管如何,他們決定在十二月二十四日出發。看著日子一天天迫近,劉寧生他們內心的焦急可以想見。因為二年的航程,必須要有龐大的經費支出,他們的錢買了船,他們的錢一直花在維修上,後繼的經費無著,他們已決定用最刻苦的方式出航,船上沒有冰箱,他們準備了泡麵,想到這裡,內心一陣絞痛,忍不住吶喊:我們的新領袖在哪裡﹖

去年,我們為了台灣,為了「心靈改造」,三百多個人奮勇爬上玉山,在三千公尺的山上,有人含著淚唱完「玉山之歌」,然而我們未來的新領袖在哪裡﹖

今年,象徵台灣人海洋精神的「福爾摩沙號」就要出發,卻為經費無著欲哭無淚的時候,我們的新領袖在哪裡﹖

「玉山」精神支持「奔向海洋」

今年十月的第二屆「玉山運動」,我大膽的把十二月的「奔向海洋」併在一起來努力,希望有「玉山運動」精神的人,發揮「新清如玉、義重如山」寬容的愛心,以全民的力量出錢出力來支持他們。

理想的計畫是這樣子的,倘若有「愛心」的單位或企業家贊助的話,把這艘「福爾摩沙號」搬上岸,從基隆運到台北國父紀念館展示,然後隔天舉行記者招待會,之後再舉行募款晚會,劉寧生的想法是,每一個人可以在帆船上簽名,然後樂捐一千元,積少成多,幫助他們成行。

倘若「陸上行舟」以及晚會的經費無著,也就有取消一途。十二月二十四日他們已決定成行,我們就到淡水河默默為他們送行吧。

看著劉寧生為「奔向海洋」落寞的精神,看著歐亞管絃樂兼團長黃智慧為玉山大合唱四處奔波求援的無奈,我突然痛恨起自己的人小言微、自己的「雞婆」,愛台灣為什麼要變得如此痛苦﹖

(本文作者為新觀念雜誌發行人)

WB01511_.gif (114 bytes) 回目錄


海洋台灣文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Copyright © 1998 by Foundation of Ocean 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